军训感怀

天空蓝得悠远而恍惚,像不经意,随手打翻了蓝色的墨水瓶。晕染开的,千丝万缕的蓝。那是郭敬明笔下氤氲着浓郁香气香樟绿色铺满街道的夏天,是苏童有关记忆里海棠花大朵盛开的夏天,又或者,这是一个意味着失去意味着绝离意味着新的归属的不一样的夏天。

2015年6月8日,最后一场的英语考试。刚开始还仰慕过二中附近落落大方一身优雅洒脱的青桐,现在却已沉醉于夏日熏风中广播里传来的《致爱丽丝》。常听说“高考是一场鲜血淋漓的成人礼”,如果没有过凤凰涅槃的痛苦,何来一朝看尽长安繁华的豪情。可能吧。想起誓师大会上年少轻狂的身影们,想起同桌左上角清楚醒目的“武汉大学”字样,想起午后三点慵懒的阳光,坐在草地上仰望白云从天那边飘来的同学们。那时候最常聊的话题只有“物理头疼死了”“年级二百多名是什么情况……”“昨晚又熬到了一点,结果试卷还没写完”。高一的信誓旦旦恍如隔梦,统统沦为一场空谈。数不清的白花花的试卷,刺眼的分数,麻木的神经,各大高校应接不暇的介绍会,躺着睡着醒着脑子塞了满满的英语单词,身旁有人偶尔诗意的问着:“我们这么疯狂是为了什么?”那些跌入低谷一步步向上爬的辛酸,我经历过。那些学霸无情的嘲讽,我经历过。那些平淡充实背着背包的一季春夏秋冬,身边手拉手的伙伴渐渐消散不见。人走茶凉,誓言气壮山河足以抽刀断水,却是人走楼空,杳无音信。本来那么活泼开朗的自己,渐渐变得沉默寡言,也许正如刘同所言:“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妈妈安静地守在我的身旁,她那么安静的状态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她只会没完没了重三倒四地说个口若悬河。说真的,她是一个那么可爱又那么优雅的女人,那么优秀的语文教师,那么负责任的妈妈,那么一个会在我耳边念叨班里某某学生为什么成绩那么好的妈妈,一个冬天每天打电话给我奶奶明令督促我穿秋裤的妈妈,一个送我上学难过舍不得我眼圈红红的妈妈,那么爱我的亲亲妈妈。可能写出来很俗套,三年前她还是那样“青春犹在,风华正茂”,在郁金香地里笑得比春光还明媚,温婉可人。三年的长途奔波三年的吵吵闹闹三年的风霜已在她的脸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她开始变老开始有老年斑,她爱我所以她见到我还是会笑得像个孩子,所谓的“春风十里不如你”也不过如此。她送我上大学,她想死我了她也不会挽留我一次,因为她早就懂,世间很多事情,终究于己无能为力。“丫头,想不想喝水哦?”妈妈的声音突然冲到了我的脑海里,我别过头去,这么一次的任性,至少别让她看到我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转过身看见不远处若无其事吃着压缩饼干的高中死党。她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事情焦虑,表面上艰难生存在实验班的阴影下背地里自得其乐,她说过大学去上海,她会有她精彩的人生,彼时望着她瘦弱的背影我无比坚定地这么相信着,“原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但愿更多的人会坚定自己的路一直走下去,骄傲地成为万众瞩目的王,为了自己的领土努力拼搏着,而且如果……希望未来可以,二十年后可以变成自己想要变成的人。”我想起一起撕过试卷的孩子们,我们青春张扬,我们年轻叛逆,我们辛苦忙碌,我们自由狂野,我们用高三一场孤勇,赋以盛年繁华。我们班那些可爱的兄弟姐妹们,如今各自散落在天涯,我从他们的青春里路过,“从他们的全世界路过”,就如张嘉佳而言,“总有几分钟,其中的每一秒,你都愿意拿一年去换取。总有几颗泪,其中的每一次抽泣,你都愿意拿满手的承诺去代替。总有几段场景,其中的每幅画面,你都愿意拿全部的力量去铭记。总有几句话,其中的每个字眼,你都愿意拿所有的夜晚去复习。”一起看过天光大亮时的落雪,一起等着暮色四合时的大雨,一起做过上午九点钟的跑操活动。曾经那么要好过,全都做了鸟兽散,毕业照拍过后匆匆上了楼在厚厚一摞参考书后面掩藏自己那颗骄傲脆弱敏感自尊的心灵。对此,我只能说,谢谢高中同学们那么体谅宽容地对待我过分敏感的性格,原谅我暴躁的脾气。

夏风吹过,带走我满满如麻的思绪……

而今已是八月下旬,夏末的天气不再令人狂躁,暖暖温和的微风穿堂而过,提醒我这是2015年的夏天,这是我一脚踹开大门的青春,这是我成为合工大新生的夏天,红色的通知书庄严而肃穆,装点着我有关大学富丽堂皇的假想。我想我在大学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我想要锻炼,我想要成长,我想要羽化成蝶的蜕变,我想学更多的专业知识,我想成为学霸,我想养好自己的身体永葆青春活力精力充沛,我想读太多的书,我想有一个完整的属于自己的人生,我想要成为高素质的人才,并且我想做一个掌握自己人生命运的有价值的女孩子。可能我理想中的大学校园就像是在工大,有秀丽的风景有盛满了爱与温馨的俪人湖,买旧书时已经感受到了学长学姐们对学习如饿狼扑虎的热情。这是我对大学生活朴实无华的想象,没有华丽的辞藻去修饰。我就像一只刚放出笼子的囚鸟,太多蠢蠢欲动的憧憬,太多心怀眷恋的感恩。

“我们要听到大风吹过峡谷,才知道那就是风。

我们要看到白云浮过山脉,才知道那就是云。”

这是2015年的夏天。此时此刻,工大南门,夕阳余晖下矗立着的气势恢宏的牌坊,像一个灵魂不逝的耄耋老者落寞地凝望着天地苍穹,那么近的触手可及的地方,却是离梦想最远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