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感怀

  • 工大魂

    一营二连四排 冯锐 | 2015-09-13 | 733 views

    733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吾辈宏愿,天地明鉴;人心昭昭,乾坤朗朗;强心壮志,光我炎黄。曾记否,谭嗣同豪言,“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此为生而不忘国之精魂,亦为“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之无悔无惧;曾记否,精忠报国的岳武穆,风波亭浸染的点点残血,八个大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之撼天动地,此为英雄之魂、民族之义于穹宇气贯长虹;余光中先生曾云:“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江澹澹,涛滚滚。屈子虽仁而见谤,忠而见逐,信而见疑,然其心可表,其情可歌,其气可扬。屈子于国,为“吾王,请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之坚贞;屈子于义,为“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之浩荡,亦有“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之无悔。屈子于国于义,俱为中华之栋梁。

此适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我工大人理应秉承振国强国之矢志宏愿,内修心,诚意正心修身;外修魂,齐家治国平天下。偶见阅兵行进,老兵潸然泪下,几多惆怅,几多呜咽,几多难忘之忆,记得《易经》中有云:“君子以罹难而砺己,夫大国以忧患而兴邦”,此为人生之大本也。我工大人理应受时代之感召,行己翱翔之志,了工大腾飞之愿。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鲁迅投笔从戎,只为医识医心,树人之笔,只在于投枪下之强悍记忆;“四海翻腾云水路,五洲震荡风雷激”——毛主席之宏愿播于四海,于“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之时,不忘“战地黄花分外香”,此革命情节之热烈,实为我辈楷模;“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秋瑾眼望日俄之强,怀“虽海枯石烂,但此身尚存,此心不死”之气,借“敢叫日月换新天”之力,一路劈波斩浪,尽中华儿女之识,为国无悔无怨。此亦实为中华之脊梁,中华之精神。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此为我工大少年应承之志,应担之重。“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这是少年中国之愿,亦为中国少年之愿。

回首操场,一曲军歌多嘹亮,工大男儿当自强。愿以军魂铸身心,鸿鹄之志永存,工大之魂永存。